曾匯勤.生物醫學理學士.香港城市大學. 2016

「DSE只是一個過程 ,放下 ,重新出發 ,路雖艱苦 ,但總會成功的。」

曾匯勤.生物醫學理學士.香港城市大學. 2016